《派拉蒙法案》正式终止,但影院这门生意还有人在意吗?

来源:未知 作者:QQ:1300000220 发表于:2020-09-10 20:00  点击:
最近关于电影行业的新闻几乎都与流媒体

最近关于电影行业的新闻几乎都与流媒体脱不开关系,迪士尼高调将自己的年度大作《花木兰》放在了自家流媒体Disney+上进行发行,另一边院线巨头AMC也与环球影业和解,电影窗口期发生了历史性的缩短,就连院线自己也开始打起流媒体的主意。

也几乎就是在同一时间,一项历史法案的悄然落幕却并未引起外界的多大关注,8月7日,纽约南区地方法院法官阿纳丽莎·托雷斯正在批准了之前美国司法部关于终止《派拉蒙法案》的动议。这也意味着在度过了72年的漫长岁月,见证了好莱坞多次起伏之后,这项旨在抑制大制片厂收购院线以形成行业垄断的法案,终于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

自好莱坞的黄金时代以来,这一法案就开始存在。美国反垄断部门的意图是通过阻止华纳兄弟、20世纪福斯和派拉蒙等大型制片厂在制作和发行的同时,也向下兼并影院以造成垄断。不过,像迪士尼公司和狮门影业公司作为在该法案生效后崛起的发行商,事实上一直以来并不不受该规则的约束。

在度过《派拉蒙法案》终止后两年“日落条款”的适应期之后,未来各大制片厂将会被允许收购、兼并以及重组院线业务。

去年11月18日,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的助理总检察长马坎·德莱希姆在美国律师协会的一次演讲中表示,反垄断部门正在着手终止《派拉蒙法案》。随后,美国司法部就正式向法院提出动议,要求法院下令废除该法令。72年前针对派拉蒙等好莱坞制片厂反垄断而形成的《派拉蒙法案》无疑是电影史上最重要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当下好莱坞的权力格局与多数游戏规则都随着这部法案应运而生,它间接促成了商业大片与独立电影的分野,同时在这个法案的保护之下诞生了如AMC、Regal、Cinemark这样的大型连锁影院以及各具特色的地方独立艺术影院,更为重要的是它打破了好莱坞传统制片厂的垄断,然而这也反向促使这些巨头开始从另一个方向去寻求新的垄断地位。

如今托雷斯法官表示终止该法案是符合公众利益的行为,她在17页的判词中写道:“随着互联网电影流媒体服务的激增,电影发行商已不再依赖院线发行。例如,一些独立的发行商依靠的是订阅收费而不是票房收入,他们要么就是在缩短影院的发行放映时间,要么是在争取院线与网络同时发行。Netflix计划在今年发行50部电影,‘绝大多数都绕开了影院发行。’”

不过原本是为了保护院线而存在的《派拉蒙法案》,如今结束的时刻也颇为微妙。

从最宏观的视角来看,院线行业已经有将近一个世纪没有感受到如此巨大的生存压力了。当1918年西班牙流感关闭影院时,许多正在崛起的电影公司看到了机会,通过抄底收购的手段将这些影院纳入麾下,随后便主导了这一行业,直到1948年《派拉蒙法案》将这些庞然大物全部拆散。70多年后,如今的影视行业格局与一百年前已经完全不同,包括迪士尼在内的少数好莱坞大公司以及Netflix、亚马逊、苹果本质上是不受该法案管束的,与此同时,他们的加入又让院线行业处在另一种危机之中。

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纽约地方法院的这项裁决出现的时刻,全世界不少国家依然在经历另一场堪比西班牙流感的大规模疫病传播,而同样是在这个时刻,院线的生存也再次迎来了绝境。线上流媒体给了大多数影视公司一个新的选择,他们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完全依赖院线,华尔街和大的信用评级机构正在努力评估AMC院线与环球影业的交易,以及迪士尼决定直接通过Disney+发布《花木兰》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商业决策。

显而易见的是,在一百年后的今天,即便是院线资产价值暴跌,也很难再出现当年那种收购的热潮。根据Deadline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各大电影公司都没有计划进入院线行业。当下他们绝大多数资源都投注到了流媒体部门,从这周开始NBC环球和华纳兄弟就进行了以流媒体为重点的内部重组。如今的影视公司更愿意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立自己的服务,而不是担心经营影院所带来的当地雇员、租赁、房产税和相关城市条例。

其实很多影视公司在过去几十年也并非完全没有涉足过院线生意,不少公司的资产依旧在那里,只是并不成规模,华纳兄弟过去就一直在国外拥有少数的电影院,索尼哥伦比亚则在90年代中期收购了Loews院线。

不过院线则真的需要为自己的未来想想出路,在8月7日第二季度的财报会议上,AMC娱乐公司的CEO 亚当·阿隆表示,如果影院的经营情况继续恶化,至少有一家大型连锁企业可能会考虑自行出售资产。

Netflix和亚马逊是少数断断续续传出有意收购连锁院线的超级买家。Netflix早前连续接手了位于好莱坞的埃及人影院和纽约的巴黎戏院。但这些独立影院更像是为了给Netflix装点门面,资讯中心让其能够有线下场所举办自家内容的首映和长线放映。Netflix一直以来都坚称,作为流媒体公司他们永远不会进入电影院经营这个行业,因为它很擅长它所做的事情,而且不需要将这个风险带到它们的商业模式中。

不过,AMC院线在《派拉蒙法案》终止那一天还是带领影院行业的股价整体上涨,因为外界猜测他们可能会成为收购目标。在8月7日的交易中,AMC、Cinemark、Marcus、IMAX和National CineMedia的股价都迎来了小幅上涨,而这些影院不少都还面临着无法完全恢复营业的困境。

就在这项裁决出台的同时,评级机构标普警告说,AMC院线需要额外采取措施以避免再一次出现现金流完全枯竭的局面。这家北美最大的院线在8月7日公布了相当惨淡的第二季度财务数据,整个季度几乎没有营业收入。但院线高管们对其国际影院的重新营业速度表示乐观,同时他们也非常谨慎的提供了与环球影业交易的一些细节,以及如何强化院线现金流状况的计划。

“我们已经从冠状病毒中幸存下来,”首席执行官亚当·阿隆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道。但其他人并没有那么乐观,“AMC的财务风险仍然非常高,债务水平仍然很高,自由现金流的前景值得怀疑,”MKM Partners的分析师Eric Handler表示。

AMC院线在财报电话会议中宣传了其与环球影业的交易,但部分分析师认为,除非其他院线同时跟进这一做法,否则可能不会造成太大影响。Regal已经站出来反对该协议,Cinemark似乎也不感兴趣。AMC拥有大约25%的市场份额。根据目前的消息,华纳兄弟一直在寻求与院线达成压缩院线窗口期以便让自己的新作能够更快登上流媒体平台。

虽然普遍的评论都认为,如果迪士尼拥有属于自己的院线,那么这家影视娱乐帝国可能就要成为了真正的“无敌形态”。但事实上,即便是迪士尼大概也没有多少意愿去收购一家大型院线。

一方面迪士尼正在建立自己的流媒体军团,这本身就是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领域。另一方面,在这场新冠疫情中,迪士尼本身也需要面对不少财务问题。该公司仍在从713亿美元收购21世纪福斯的超级收购案中挣扎,后者是否有可能像皮克斯、漫威娱乐和卢卡斯影业一样有利可图?就目前来说,在内部整合真正完成之前,这部分资产可能很难产生什么正面收益,从两部“X战警”系列电影就知道,迪士尼还需要为福斯的一些遗产买单。

在713亿美元的收购之外,迪士尼目前也需要面对现金流枯竭的难题。迪士尼乐园等过去为集团提供大量现金收入的部门受到了严重的影响;经济不景气导致广告减少,也极大地影响了公司的媒体网络部门;影视工作室的收入因为影院关闭而暴跌。唯一的希望便是流媒体,但它还不是一个盈利的部门。迪士尼当然不会完蛋,但他们依然很挣扎。而最困难的部分,迪士尼的高管在给投资者的公开信中阐明了,他们无法预测消费者的行为,当疫苗出现或病例开始下降时,人们很有可能回到影院,但最终的数字能否回到疫情之前,谁也不敢保证,毕竟流媒体已经开始占据主流。

虽然迪士尼不太可能尝试购买连锁院线,但结束《派拉蒙法案》对电影行业最直接的威胁可能还在于包档发行 (Block Booking),这会让影视公司在和院线的谈判中处于强势地位。当然向迪士尼这几年就已经在利用自己的大片优势要求影院给出更有利于他们的条件。根据托雷斯的裁决,在2022年之前,电影公司将无法直接要求影院进行包档发行,以便让影院 “有一个过渡时间段来调整其商业模式。”

不过正如之前提到了,迪士尼原本就不在这个法案的限制范围之中。这也是目前好莱坞所形成格局的作用所在,迪士尼希望将人们推向Disney+以及Hulu等流媒体平台,但也希望其10亿美元的大片能在影院上映。

影视公司与院线的关系正在一个双方都需要相互重新摸索的阶段,因为新冠疫情的到来,让整个范式转移都呈现出一种加速向前的状态。唯一有一点可以明确的是,随着流媒体爆发式的崛起以及大环境对人们消费内容方式的改变,影院大概很难再回到过去那种状态,观众还是会依然会需要观影的“仪式感”和大银幕体验,影院或许也不会再是一门好生意,但它依然会作为一种重要的娱乐形式存在在那里。

 

    有帮助
    (1)
    100%
    没帮助
    (0)
    0%

    Powered by 顺达代理注册 © 2020 .版权所有 RSS地图 html地图